饭岛奈

你说最受不了
我的油嘴滑舌

可是啊 我明明天生嘴笨 最不会说话
总被人埋怨嘴不够甜不解风情
常常话说一半短路词穷捉襟见肘
也常常一句错话惹得人人尴尬全场沉默

你大概不知道
我是怎样笨拙地用尽最大的能耐和力气
把能想到最好听的话
都说给了你

被大阔耐的camera diary苏die><~

欣赏Lily桑的智慧 所以完全理解皮皮強烈的前輩恐懼和見賢思齊式崇拜。想要變智慧而期待變老的心情啊 時時刻刻為未來擔憂的心情啊 人和神都是一樣的。呀吧哩未來不是用來擔憂揣測用盡全力的 當下才是。夢想也不是用來一蹴而就立地實現的 遠大而不著邊際才更有趣。

幾乎只會用牙白和死蓋表達驚嘆的後輩 能得到那麼多喜歡和關愛 大概也是來自前輩的優越感吧 有人肯定 甚至以己為師 哪怕沒有利益血緣的瓜葛 也全方位地滿足了被需要的虛榮心吧 崇拜 聽話 依賴 撒嬌 這些動詞加上被字帶來的滿足感果然還是難以抗拒 如果對象貌美如花 更找不到抗拒的理由。

這樣想來 好像也沒什麼可艷羨和著急的 不會隨時間消失的不安和夢想 不會因成熟而消退的慾望和市儈 以得之所償的信念支持走完的 不過是平均而公平的一生。 

route66

这个世界上最怕看到组合在一起的动词和代词

是「想」和「你」。

逃避人生第三周

和小自己两岁的大学生们比肩

听老式的中央空调隆隆作响

樱花图案的苍蝇贴摇摆

躲在教室最后一排肆无忌惮地打闹欢笑 

试图引起一个哪怕被逗笑也只是眯起眼不会发出任何声响的男孩子的注意

所以到底要不要做一个和本性相违背的人
成长 到底是不是一件反人类的坏事
那些有勇气站出来信誓旦旦地说是的人
必然是足够可爱的强者
没有羞于启齿的本源
没有迫切脱掉的内核
又有谁不愿把一丝一毫违背本性的被改变
都怪作生活的强奸呢

蜕变必定要血肉模糊
指望时间给的 期盼环境潜移默化的 都要不来脱胎换骨
极致残忍 正如魔鬼的交易
想要重生 就要违背规律 哪怕与邪恶为伍

你敢吗 来不来

Rick说 回想年轻时对未来的不安是痛苦的

但如果说在蜕变的非人之路上还尚且残存那么一丁点儿鼓舞 那必定来自每个回头里昨天 不堪入目的自己

不知道是不是记忆有意做了选择 对待离别 这一次 衍生了少有的拖泥带水患得患失。持续学习的达成有一个关键的技巧 就是在感到疲惫乏味之前戛然而止 把最好的状态作为结尾 以便在记忆的选择里占据上风形成积极印象建立良性反射。外表看似是理性的自律手段 说白了不过是自我欺骗的段术。所谓相见不如怀念不过是记忆一厢情愿选择保留美好屏蔽丑陋停留在最好状态的一种潜意识上的自我麻痹。所以在被拖长的告别里 见面次数的增叠 为告别的苦痛找到了出口。啊原来话总有说尽的时候 乏善可陈的生活一旦开始重复 终生厌恶。我开始明白为什么好像开始变的好难快乐 那些希望一直呆在身边 想要与之一直一直分享人生的人 我找不出了。或者说其实...

#flag# 多读书多看报少发牢骚早睡觉

#八个月来喝过的coke可绕地球三圈
#我对论文每句歇斯底里的咒骂都是包着炮弹的情话
#「没有人越活越回旋的 除非真是不想好」
# 傻叉不耐和钟爱孤独一样可耻
#karma is indeed a bitch

mood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闲着没事儿都干点啥这种问题
#人生都这么苦了 再没点热爱怎么走啊你说呢
#那些说大海你好大的人一定没见过我的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四个ddl一周due还能写到一半跑去厨房鼓捣两小时饭吃完又补番摸鱼到半夜的我就问还有谁
#配你妈卖批啊 滚回自家好嘛我批也敢动活着不好么
#想离一切低级趣味远远儿的

There are two kinds of pain in the world, one makes you stronger, the other just being pure suffering. May all ours be the first kind.

© 饭岛奈 | Powered by LOFTER